「我從西藏來」書摘

Posted on 1/01/2014 by 楚天格

字體大小按鈕:BIG MIDDLE SMALL



以下摘自我從西藏來(Born In Tibten 創巴仁波切著


「如果一個人真誠地走在正確的精神道路上,當他真正需要金錢的時候,命運自然會幫助他得到。」



他提醒我,說我不可能永遠都躲在老師後面。

 
我留在宗薩寺雖然僅只一個月的時間,但我跟欽哲仁波切卻學習到很多東西,我們彼此的瞭解也進展得很深,他鄭重地對我說:「你一定要自己照顧自己,自己引導自己,因為將來你不可能會再有老師給你幫助。一個新的世紀已經開始,釋迦牟尼佛的純正教義將會只限於每個人自己的手中,所以每個人都要負起自己的責任。要知道,我們一向用老師傳授弟子的教導方法就快不能實行了,我們大家都不能依靠群眾和團體。現在,大多數的老師都已年老,像你這樣的年輕人,這個轉變是非常重要的,你將擔負起自己所有的責任。」



我有時對學術作出一些批評,他聽了之後對我說:「只有理論是沒有用的,即使我所教你的都是佛陀的學說,你也不應該只因為它是佛陀的學說便隨意接受它,你一定要跟隨『中道』,一定要自己小心研究。當你在經典上看到一段學說,要先用你的智慧去想、去研究,看它究竟有什麼意義;也唯有這樣做,才可以培養你對佛教的真正信心。這種親身試驗、親身理解是絕不可以少的,就像試金一樣,一定要經過煉金、打金,把金弄得光滑,才可以肯定它是不是真金。」





  他給我最後的訓話是:「現在你已經跟我學了很多東西,但是你仍舊需要增廣知識——大多數的知識都來自受人教導、自己閱讀、自己思惟。作為一個老師,不能拒絕教授他人;但同時,他也要時常學習,這就是菩薩走的道路:一面幫助他人,一面幫助自己,走向覺悟。


  每一個教導他人的老師,都要小心留意自己的言行,不論這個老師如何能幹,如果自己的理解有限,而又濫用語言教人,忽略字句的精神意義,這就是大大不應該犯的錯誤。


  「因此,你要記得,自己將永遠都是一個學生。」


 


我請蔣貢仁波切答應我一定可以再讓我見到他,他回答說:「總之,在某種情況下,我們是一定會再見到的。」


  他又對我說:「在人生的旅途上,自己也可以為自己之師;你可能會在沒有老師幫助的情形下,遇上很多困難,但每一個人都要準備用自己的雙腳站立。堪布剛沙會暫時替我幫你忙。」



堪布剛沙隨後在積依都市向西藏人演說。他被邀請到那裡的一間寺院,寺院裡的幾個年輕學生急著要和他辯論。堪布剛沙對年輕僧人們說,哲學理論一定要用於實踐。


  他們繼續討論「慈悲」,堪布剛沙問年輕僧人們「慈悲」的意義?幾個年輕僧人引述了一段佛經,堪布剛沙對他們說:「單單引述經典本身是沒有用的,我們每個人不應該只在心裡把經文記熟,而應該在行為上把『慈悲』表現出來


我們在「迦拿萬力」逗留了兩天,中共預備了一輛貨車,載我們到氏河。我們從來都沒有坐過車子,當我們坐進貨車的時候,堪布剛沙覺察到我非常興奮地在迎接這個新經驗。


  他轉過身來對我說:「你知道物質的力量有多大,現在你是第一次與它直接接觸,你要注意自己不要太過興奮,不然你便永遠都不會清楚認識這些物質的性質。」


 


頂果欽哲仁波切用一首詩來回覆我,詩裡講的大致也和嘉華噶瑪巴的回答相同。不過,他另外又加上了這一段話:「野蠻人造成的黑暗,已經遍佈西藏,那一個能夠燃點火把的人,一定要從他自己的內心處點燃。無須心意混亂,唯有堅定意志,才會贏得勝利。」


 


頂果欽哲仁波切曾把我的信給蔣貢仁波切看過。頂果欽哲仁波切這樣給我回答:「你不可以太過依賴他人。如果照著佛法行事,萬事都會成功。嘉華噶瑪巴、蔣貢仁波切和我,想在西藏與印度的交界處建立一個佛教團體,但到現在為止,我們仍未成功。記著,如果『自我』不被轉化,便不能在世界上任何地方成功和安心居留。」


所以參加法會的人都拿著一盞燈,每一個人的燈都是從佛壇上的那一盞燈所燃點。身為大家的老師,我最先點燃我的一盞燈,然後大家輪流點燃他們的燈。


  我們又輪流把每人的白哈達圍在旁邊的人頸上,等到最後一條白哈達掛上我的頸部以後,大眾就被白哈達聯結成一體。然後,大家跟著我一同誦經,聲響充滿整個集會堂。


  燈火象徵智慧之光,這光雖由每一個人獨自接受,但大家所接受的智慧之光卻來自一種不可分立的整體力量。


  一連串的白哈達象徵純正的力量,象徵每一個人的精神生命都強壯,同時也象徵保存他們所接受的教導和幫助別人。我向所有參加聽課的人道謝,在他們以學生的身份學習時,我自己雖是老師的身份,也一樣向他們學習了很多東西。


我對大家說:「我們沒有一個人知道西藏將來會發展成怎樣,我們可能從此不能再相聚一處,但精神上,我們永遠都是一體的。這一次的聚會,可以把我們在將來的幾次轉生都聯合起來。」


  「我們要把佛學在每天的生活中不斷實習,要聽從自己心裡老師的鼓舞和教導,繼續努力,在平常生活和精神生活上得到平衡。我們要盡力幫助現在世上受苦的一切生物。」


被監禁在那裡的年長喇嘛對其他的僧人說:「既然這間寺院一向專門用來練習靜坐,我們現在也要照樣做,我們可以用這個經驗來明白靜坐的目的。我們要接受所有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,當它是一種訓練,的確,我們須要利用這個經驗來明白世界的真理。雖然被監禁起來,但我們對佛學的信心應該保持不變,就像我們自由的時候一樣……。」

好的文章值得推廣,歡迎「轉貼」,轉貼資訊如下:
本文標題:
本文網址:

No Response to "「我從西藏來」書摘 "

有話要說: